VIP财经网

危局下联合国为何难联合

来源:凤凰卫视 时间:2024-06-17 19:24 阅读

10月30日,在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吉拉德·埃丹表示,只要安理会不谴责哈马斯的“残暴行为”,他就会“自豪地”佩戴黄星。说完,埃丹站起身来,给衣服别上了一颗黄星,上面刻有“再也不会”字样。这种黄星是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强迫犹太人佩戴的一种标识。

在佩戴完黄星之后,埃丹继续表示:“你们中的某些人这80多年来什么也没学会。你们中的某些人忘记了联合国是为什么而创立的。我们会一直佩戴着这个黄星,直到各界承认并谴责哈马斯犯下的暴行,”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董漫远 :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特别是以色列大使戴上了这个标志,是为以色列现在已经超越自卫范围的军事行动在进行辩护,同时,不但要把哈马斯坐实成国际恐怖主义组织,还要把它贴上伊斯兰法西斯主义的标签。”

Trip.01

埃丹的举动,再次将以色列与联合国安理会的矛盾推到风口浪尖,此前由于哈以冲突引发的巴勒斯坦人道主义灾难,安理会15国一直讨论停火协议,由于意见分歧很大,联合国安理会至今还没有通过任何有关以色列和哈马斯冲突的决议。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 牛新春:

“15个理事国,只有美国投了一张否决票,为什么总是通不过?因为关于核心问题,大家没有一致意见。中国、俄罗斯还有其他安理会绝大多数成员认为,现在最紧迫的问题是要停火止战,不停火,别的问题都谈不上,但是美国等国家认为,第一是要谴责哈马斯,第二,它们要强调以色列有一切自卫的权利,为以色列现在的行为辩护。”

在安理会多次提案未能通过后,当地时间24日上午,联合国安理会举行巴以问题公开辩论会。在会议中,当着美国、以色列等众多外长的面,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要求,在加沙立刻实行人道主义停火。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讲话:“保护平民,并不意味着命令100多万人撤离到加沙南部,”“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哈马斯的袭击,不是在真空中发生的,巴勒斯坦人民遭受了56年令人窒息的占领。他们看到自己的土地不断被定居点吞噬,并受到暴力的困扰,他们的经济在窒息,他们的人民流离失所,他们的家园被拆毁……”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古特雷斯这次的所作所为可圈可点,应该得到我们全人类的肯定的,第一个他立场非常坚定,第二他做出的政策性的选择很明确,因为他是呼吁巴勒斯坦人民正当的权益要得到保护。”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 牛新春:

“古特雷斯的讲话反映了最近一段时期联合国各机构的普遍观点,联合国在加沙地面上工作的这些机构,最近三周对加沙的大规模人道主义的灾难特别不满,每次加沙战争结束,联合国都派机构进去,筹钱修医院办学校教育等各种设施,然后过两三年又被以色列全部轰炸了,一次次重来。这个愤怒现在传达到联合国秘书长,所以他的讲话还是很严厉的。”

古特雷斯的讲话遭到在场以色列代表的强烈不满,以色列外长科恩取消了当天晚些时候与古特雷斯的双边会谈,并表示“我与古特雷斯不会再见面,哈马斯必须从世界上消灭”,他甚至警告,如果其他国家不与以色列站在一起,“从地球上消灭这些怪物”,那将是“联合国最黑暗的时刻”,联合国将“没有道德理由存在”。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 牛新春:

“古特雷斯第二天做了一个澄清,他说对他的讲话有严重的误读,第一他是反对和谴责任何针对平民的行为,实际上他也点名谴责了哈马斯的袭击。第二,他认为哈马斯的袭击不是凭空产生的,它是在一个时空背景下,就是以色列这么多年来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巴勒斯坦一直没有建国。”

Trip.02

面对持续加重的人道主义危机,10月20日,古特雷斯亲自到访埃及与加沙南部接壤的拉法口岸,呼吁尽快放行援助加沙的运输车队,以缓解加沙面临的人道主义危机。

古特雷斯在拉法口岸埃及一侧发表讲话:

“在这些墙后面,我们有200万人正在遭受巨大痛苦,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药品和燃料,情况紧迫,需要所有物资维持生存; 所以,这些车不仅仅是物资,这是一条“生命线”, 这对对加沙地带的许多人来说是生与死的区别”。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 牛新春:

”联合国其实做了很大的努力让人道主义救援物资能进去。虽然加沙那么危险,救援的机构人员现在还都在加沙,事实上联合国救援机构也有很多人牺牲了。另外,古特雷斯也去当地斡旋,还有联合国其他官员一直在积极的斡旋,在人道主义救援的问题上,联合国还是能够发挥很重要的作用。“

为了继续推动巴以停火问题,10月26日,联合国举行第77届联合国大会一般辩论会,各方代表就巴勒斯坦问题根源,解决方案及当前局势等话题进行了辩论,首先以色列代表在演讲中强调了巴勒斯坦问题的重要性,并指责巴勒斯坦方面采取了错误的政策和行动,导致了问题的恶化。

然而,巴勒斯坦外交国务部长在演讲中反驳了以色列的观点,并指出以色列方面采取了军事行动和单边措施,导致了巴勒斯坦人民的苦难。

随后沙特,美国等各方代表均加入辩论,由于观点不和,激烈的辩论几乎演化为争吵。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董漫远 :

“联大也出现了比较激烈的争吵,或者叫唇枪舌剑,俄罗斯认为美国的提案是没有实际意义,玩弄文字游戏,对关键问题进行回避。美国出于阵营对抗和一己私利,频频地使用否决权,也使安理会在应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不能采取行动,这就降低了联合国的作用,特别是降低了联合国安理会的作用。”

面对久争不下的结果,联合国不得不采取紧急措施,恢复第十次联合国大会紧急特别会议,该会议于1997年4月召开,数次休会,2018年6月复会,此次是在时隔5年之后再次恢复,联合国希望通过紧急特别会议,寻求意见上的一致。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联合国大会进行讨论,最后能够出决议,最多是有道义上的影响力,而没有法律上的约束力。对于现在打得不可开交的巴以冲突,它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当地时间10月27日,第十届联合国大会紧急特别会议就巴以相关决议草案进行投票,最终草案以120票赞成、14票反对、45票弃权,同意票达到三分之二的多数票获得通过,美国、以色列等投票反对。

该决议草案由约旦等超过48国共提,草案呼吁立即实行持久和持续的人道主义休战,立即向整个加沙地带的平民提供基本物资和服务,保护平民及国际机构,呼吁撤销以色列关于撤离北加沙的命令,谴责所有针对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平民的暴力行为。

协议通过的一刻,全场响起了热烈地掌声。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董漫远 :

“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的票数,通过了永久休战的决议草案。联大决议对以色列超越自卫范围,在加沙强行推进军事打击行动,酿成更大地人道主义危机,施加了道义压力,也对美国支持以色列施加了道义压力,这是它的积极意义。”

联大通过决议之后,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埃丹称“今天将作为耻辱被载入史册。我们都看到,联合国不再具有哪怕一盎司的合法性或相关性”。埃尔丹表示以色列将继续捍卫自己,将使用“一切手段”打击哈马斯。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以色列的表态令人大吃一惊,以色列只是联合国的一个成员国,它有什么权利要求联合国?以色列现在是要求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决议扔到历史的垃圾堆里。”

Trip.03

巴以之间持续了70多年的对抗。为了治愈这道“中东伤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外交部长王毅强调,“两国方案”的提出是国际社会的共识,希望巴以双方从当下及子孙后代共享和平安全的长远利益出发,尽快回到“两国方案”的正确轨道上来,恢复和谈,实现巴以两个国家和平共存,实现阿拉伯和犹太两个民族和谐相处。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中国一直说巴以冲突有一个历史的经纬,因为几十年了,巴勒斯坦人民的正当权利一直被剥夺,以色列一直不承认,联合国已经多次批准和推崇“两国方案”, 但是以色列现在想尽一切办法要剥夺巴勒斯坦老百姓的土地和权利。”

“两国方案”的设想最早提出是在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分治决议,联大第181号决议,决议规定在巴勒斯坦地区成立一个阿拉伯人的国家和一个犹太人的国家,对巴勒斯坦实行分治,纷争较大的耶路撒冷,由联合国来管理,由此“两国方案”正式被提出。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董漫远 :

“‘两国方案’如果从国际法意义上产生作用的时候算起应该是1947年联合国巴勒斯坦特委会,提出的巴勒斯坦‘分治方案’。当时有两个方案,‘分治方案’是多数提案,‘一国方案’是少数提案,‘一国方案’就是成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包括犹太人,阿拉伯人,他们共同分享国家权力。”

“两国方案”确立后, 1948年5月14日,犹太人宣布建国成立了以色列,但阿拉伯人并不同意“两国方案”,也没有在巴勒斯坦建国。在以色列建国的第二天,埃及、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等阿拉伯国家就出兵巴勒斯坦,爆发了第一次中东战争,最终以失败告终。

战后,“巴勒斯坦”土地的五分之四都被以色列占领。自此,数十万巴勒斯坦人沦为难民,也是随后几十年流血冲突的开始。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阿拉伯国家不同意这个方案,不承认以色列,它不愿意让以色列到巴勒斯坦占一块土地,建立以色列国等,因为阿拉伯国家认为犹太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确实受到了迫害,但不是阿拉伯人而是德国人迫害的,要得到补偿,德国补偿不行吗?为什么跑到阿拉伯世界来要补偿,所以阿以战争从以色列国一建立就爆发。”

1956年到1982年,以色列与周边阿拉伯国家先后又爆发四次中东战争,其中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占领了巴勒斯坦的全部土地,也就在这一年,联合国安理会以15票全票通过了第242号决议,不承认以色列1967年后占领巴勒斯坦的土地,要求以色列撤离占领领土,回到战前状态。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董漫远:

“242号决议内容要求以色列退出占领的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而且要求退出它占据的叙利亚戈兰高地和埃及西奈半岛-这是它的核心。强调了中东要实现永久和平的必要性,必须要以色列边界状况恢复到“六五”战争前,基本上是181号决议所划定的巴以双方的边界范围。”

联合国安理会的242号决议也成为了目前为止凝聚了最多国际共识的“两国方案”,也就是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享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

为了推动这个“两国方案”落实,在第四次中东战争后,联合国安理会又追加通过了第338号决议,再次要求以色列归还1967年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从联合国的角度上来说,阿以战争这么打,整个中东得不到安宁,尤其是七十年代,由于阿以冲突造成了世界经济危机的爆发,所以大家都觉得这不是一个长久之计。联合国几十年以前就作出决议,呼吁在巴勒斯坦成立“两国”解决方案,属于巴勒斯坦的,成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属于以色列的成立一个以色列国,应该是两个平等的国家,各自拥有自己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Trip.04

虽然以色列对于执行归还决议大打折扣,但“两国方案”已经开始发挥出和平解决巴以问题的作用。1988年11月15日,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表示接受联合国关于巴勒斯坦分治的181号决议,和倡导以土地换和平的联合国第242号和第338号决议。

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第19次特别会议宣布,建立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1989年7月7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提高巴勒斯坦在联合国的地位,有100多个国家正式承认巴勒斯坦国。

2005年8月15日,在联合国安理会的监督下,以色列主动撤出了加沙地带,2012年联合国提出了接纳“巴勒斯坦国”为联合国“非会员观察国”的决议,此决议在最后的投票中,138票赞成,41票弃权,仅9票反对。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联合国对于巴以冲突,几十年如一日,一直在推动两国解决方案,而且从一开始界定就很清楚,哪块土地属于以色列,哪块土地属于巴勒斯坦。

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包括我们中国都承认巴勒斯坦国,但是以色列不愿意把在以色列境内的本来属于巴勒斯坦人民的土地,还给巴勒斯坦人民,它要永久性的占领这些巴勒斯坦人民的土地。”

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有一面展览墙,以1947年“巴勒斯坦分治”为起点,记录着数十载“巴勒斯坦问题与联合国”的历史。巴勒斯坦难民、犹太人定居点,中东问题有关四方、“两国方案”等都记录其中。

展览墙上写明了联合国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目标:“基于国际法、联合国相关决议、结束占领的基本原则,以及对地区所有国家与其邻国和睦相处权利的尊重,寻求一个全面、公正和持久的解决方案。”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董漫远 :

“2007年设立的墙不大,但它做得很精致。用文字和图片展现了从1947年到2007年60年间巴勒斯坦问题的轨迹。开场白是潘基文秘书长写的,然后里面基本上是非常客观地描述了巴以冲突,巴勒斯坦问题的整个演变的路径,由于是在联合国总部,它起到了呼吁国际社会重视巴勒斯坦问题的作用。”

为了让巴以双方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领土、安全、水资源等争端问题,联合国设立了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办公室和秘书长斡旋机制。协调员常驻巴以地区,通常在安理会巴勒斯坦问题月度会议上首个发言,通报本月巴以局势。而每当巴以冲突加剧,秘书长往往会发表声明表达立场与关切,与相关方面通话或会晤,甚至亲自前往巴以地区斡旋。

就在联合国决议草案通过当天夜间到28日凌晨,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哈马斯发动了一次海陆空三军联合的全方位打击,意图摧毁哈马斯在加沙地带的军事建设和武器库存。内塔尼亚胡30日晚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拒绝了进行停火的呼吁。

对于以色列拒绝停火反而变本加厉的回应,联合国似乎也只能进行道义上的谴责,毕竟以色列已经不承认联合国的“存在”了。

制片人:王瑞雪

编 导:易 晏

编 辑:李唯凡

网友看法

1、网友卓尔又群:犹太人用自己苦难的历史旧账解决新的矛盾问题,必然无解!只有尊重历史,正视现实,才有解决问题的出路!

2、网友幸福面条Sc:联合国通过的决议执行不了,这不成了摆设,会员国教的会费等于白交了

3、网友skeptics:绥靖的恶果,就是自己慢慢死掉!

4、网友有趣的小猫1O7:联合国安理会的作用被消弱,得归功于美利坚,美利坚背后又是以色列。

5、网友不凡的品味生活d:美国被以色列操控[酷拽]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