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财经网

揭秘巴以冲突背后的激烈斗争

来源:环球网 时间:2024-03-05 19:29 阅读

来源:玉渊谭天

巴以冲突的悲剧,还在全世界的注视下持续上演。根据最新数据,本轮冲突已经导致超过1万人死亡。

在这场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面前,联合国作为全球最具普遍性、代表性、权威性的国际组织,已经围绕巴以冲突紧急召开多次会议。

但是目前为止,因为个别国家的掣肘,联合国安理会仍未就推动本轮巴以冲突停火达成一份决议。

是非曲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看安理会连续4份决议草案的表决过程,事实是很清楚的。

从10月16日开始,联合国安理会一共对4个涉巴以冲突的决议草案进行投票表决。

10月16日晚,安理会就巴以冲突召开紧急会议,俄罗斯主导起草呼吁停火的决议草案,并提交表决。

这一轮表决结果是:

赞成5票:中国、俄罗斯、阿联酋、加蓬、莫桑比克

反对4票:美国、英国、法国、日本

弃权6票:阿尔巴尼亚、巴西、厄瓜多尔、加纳、马耳他、瑞士。

结果未能通过。

俄罗斯提交的这份简短的决议草案,主要内容可以概括为立即停火、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既呼吁哈马斯释放人质,也争取以色列为平民疏散开放通道。

不过,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却以没有明确谴责哈马斯为由,和英、法、日本投下了反对票。

第一次决议草案没有通过后,10月18日,作为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巴西平衡各方意见,同时也照顾了美国的立场,起草了一份新的草案。

与首份决议草案相比,巴西的草案里增补了美国希望增加的内容。

新草案的条款,都是为了敦促各方遵守国际法,尽快向平民提供包括水、电、燃料、粮食和医疗用品等基本物资,保障人道主义援助。

最终表决,包括中国在内,12票赞成,远超半数,连第一轮投反对票的法国和日本也转而赞同。

结果只有一票反对,来自美国。作为“五常”之一,美国有一票否决权,美国的否决让巴西提交的决议草案,再次流产。

解释性发言里,美国又提出了新的理由:巴西的决议草案没有兼顾以色列的“自卫权”。

对于美国的这个要求,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大使在解释性发言里,透露了内幕:

在过去40个小时里,相关国家(美国)对巴西草案既没有发表意见,也没有表示反对,这让大家期待今天安理会能够顺利通过决议,但结果却让人难以置信。

也就是说,从巴西提交决议草案到安理会开会表决,中间还有一段充足的时间,美国原本可以提出自己的建议,并与巴西协商增补。

“不得不怀疑,相关国家根本不希望真正解决问题”,这是中方得出的结论。

几天后,美国也向安理会提交了自己的决议草案,25日进行表决。

美国的决议中,通篇出现了两次“谴责”,对象只有哈马斯;单方面强调以色列所谓的“自卫权”;还提出“人道主义暂停”来模糊最为关键的停火问题,这是当前形势下最紧迫的问题,更是最强烈的呼声。

因为只要战争仍在继续,就难免出现更多违反国际人道法的情况。如果没有全面停火,再多的人道援助也都是杯水车薪。

但在表决前的发言里,托马斯-格林菲尔德信誓旦旦地说,这次美国带来的决议草案是跟安理会所有成员国商量过的。

对于美国所谓“征求过所有安理会成员国意见”的真实情况,中方也再次道破,美国决议草案提交后,中国、俄罗斯、阿联酋、巴西等多个成员对案文提出修改建议。但提案国无视各方重大关切,仅对决议作出象征性改动,即将决议草案印蓝,推动安理会进行表决。

最终,面对美国这份不平衡的决议,中国、俄罗斯还有阿联酋都投了反对票。

张军大使明确表达了中方反对的原因:

“从内容上看,这一草案严重失衡、混淆基本是非。从做法上看,这一草案匆匆出台,缺乏应有共识。从效果上看,这一草案没有反映全世界关于停火止战等最强烈呼声,无助于解决问题。基于此,这一草案显然不具备获得通过的条件。”‍

阿联酋常驻联合国代表努塞贝在当天发言中痛陈,“我可能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们在加沙目睹的这些悲惨和恐惧”,美国如此漠视阿拉伯民族权益的草案难以被阿联酋接受。

25日同一场会上,俄罗斯向安理会提出新版决议草案,美国再次投下了反对票。至此,安理会近期涉巴以冲突的4份决议草案都没能通过,陷入僵局的情况下,联合国大会紧急特别会议召开。

27日,联合国大会紧急特别会议以120票赞成、14票反对、45票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了由约旦代表阿拉伯国家提交的决议,草案谴责所有针对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平民的暴力行为,核心就是停火休战。

现实中,一些国家的言行,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1945年以来,安理会共有几十项涉及巴以问题的决议草案被美国否决。

这些被美国否决的决议草案,包括要求以色列遵守国际法、呼吁巴勒斯坦建国自决、谴责以色列驱逐巴勒斯坦人等。

其中,一些否决,引发了极大的非议。

2017年,时任美国总统单方面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主权,还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直接迁到了耶路撒冷,公然违反了联合国的“两国方案”。

2017年12月,联合国大会召开紧急特别会议并提出一项决议草案,强调“旨在改变圣城耶路撒冷的特征、地位或人口构成的行为不具有法律效力,是无效的”。在这次表决中,128个国家都投票赞成,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中4个都投票赞成,只有美国反对。

2018年安理会审议一项谴责“以色列军队对巴勒斯坦平民过度、不成比例和不分青红皂白地使用武力”、呼吁“两国方案”的决议草案,又被时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一票否决,理由是该决议草案“对最近几周加沙发生的事情提出了极其片面的看法”。

实际上,巴以冲突问题长达几十年的困境,跟美国这些否决票,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对此,中方清楚地摆出了巴以问题的历史经纬:

是美国先后否决了几十项安理会关于中东和巴以问题的决议草案,导致安理会在中东和巴以问题上难以发挥应有的、负责任的、建设性的作用,导致安理会在推动落实“两国方案”上难以有效地作为。

焦灼的局势下,美国的“拱火”却并没有停下,就在昨天,美国向中东增兵,不久前,美国向中东派出的第二艘航母已经到达,还有两架美国空军B-1B轰炸机,降落在土耳其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

公正与否,不只是“票面”文章。良知,也会清晰地照出,每个国家每一次选择的是非曲直。

网友看法

1、网友推着抡椅走大街:[祈祷]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