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财经网

媒体:柯文哲郭台铭合作或已谈妥

来源:观察者网 时间:2024-03-05 18:44 阅读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10月30日,国民党与民众党主席在蓝白选民极不耐烦的压力下,展开政党协商,并发表4点共同声明。不过,不必浪费时间详解声明,因为在野阵营若无法胜选,此一蓝白文件就全是废话。

唯一对选情有点价值的共识,即共同努力最大化“立法院”席次。然而,即便是这一点点共识,也不靠谱,因为还是卡在“正副总统”人选上。按国民党立场,侯友宜若没被安排在未来政坛的重要位置,“立委”层次也很难在选战中合作。

简单说,在野阵营内部还在进行长达4个月的“胆小鬼游戏”,柯郭侯三方各有筹码,柯的筹码是民调支持度胜出;郭是联署已过门槛,拿到独立“参选”门票;侯则是所有蓝营“立委”参选人都可供其绑架。蓝白进入政党协商,是胆小鬼游戏的最后阶段。

若将在野三方视为一组,选举最好的结果就是完全政党轮替,“行政权”与“立法权”都拿下,其次则是只拿下多数“立法院”席次,最糟的就是两者皆输。

从时间点看,11月定生死。11月2日联署截止,估计郭营会在14日前公布联署份数,此数据攸关在野阵营的合作结构。20日到24日受理“正副总统”与“立委”登记,在这个时间点前,到底是合作还是各自为政,会有明确答案。

10月30日,台湾民众党和中国国民党两党主席举行政党协商会议,商讨“蓝白合”的可能性

假民调满天飞,以及被保护过度的侯友宜

在野阵营这出烂戏演到今天,支持政党轮替的选民已倒尽胃口,说穿了就是国民党几个高层——还包含媒体界的“少康帮”——弄权内斗,一再延迟在野阵营合作进程。从远处看,一句话形容,就是国民党再次崩解所引发的烂尾效应。

党崩的祸首是谋私成性的党主席朱立伦,其次是将三民主义说成“民有、民治、民享”的大草包侯友宜,其三是东厂性格大发作的金溥聪,其四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少康帮”。

以上人马在蓝营内部玩弄权术,以致半年来所有民进党的执政丑闻都被在野内斗戏码覆盖,以致反绿势力应有的攻击力道完全被抵消,而连我这种“柯黑”都无法将责任指向柯文哲。

有句话说,死的国民党就是好的国民党,此百年政党先败于共产党,再败于民进党,现在被“一人党”柯党所败,可以说是柯文哲催生出了“好的国民党”。

2020年选举,韩国瑜的问题是蓝营内部各种力量的“拔苗助长”,2024年选举,侯友宜的问题则是被“保护过度”。

本届选举,所有主流亲蓝媒体都高度排除了“反侯”声量,且没有任何一家主流媒体挺柯、挺郭,甚至绝大部分民调(不含亲绿假民调)都因亲侯而失真。但这种过度保护恰恰害了侯,因为就战术面与个人特质看,侯友宜其实需要被大量攻击,才能促发他自称的“哀兵必胜”效应——侯的县太爷宝座就是被绿营“打”出来的——但世上并不存在“温室里的哀兵”。

但凡做出柯侯支持度在误差范围内的民调,都是假民调,此一判断的主要证人就是国民党,因为侯营完全不敢以民调决定“正副总统”人选,心虚到路人皆知。由此反推,就能得出哪一份才是相对可信的民调。

根据相对可信的民调(注1),10月底,赖清德支持度24.0%,柯文哲支持度24.7%,两人打平;侯友宜16.2%,郭台銘15.8%,两人在误差范围内。需要强调的是,未来的选举得票数据,赖不可能低于3成5,任何民调都不能当成得票率看,只能大致参考趋势。

本月,赖的支持度大幅下滑,与若干丑闻曝光有关;郭台铭明显上升,与其副手放弃美国籍成功有关;侯友宜支持度长期维持平盘,可见已触底,不会再低;柯文哲虽长期维持在第二名,但支持度也微幅下滑,可见在野整合的可能结构,深度牵动柯不太稳定的支持度。值得一提的是,未表态选民又上升到近20%,可见“蓝白合”进入短兵相接的阶段,动摇了选民意向。

10月9日,柯文哲与韩国瑜会面

10月,国民党开始全台动员造势,将压箱宝韩国瑜也拖出来示众,但仍未成功拉拔侯的选情。“蓝白合”进入政党协商,侯友宜甚至表现出害怕被党放弃的惧色,频频放话称自己才是主导合作的主角,并绑架所有党籍“立委”参选人,以避免在柯文哲的抱团策略下成为弃子。

柯的抱团策略,说白了就是“立委”层面合作,但不想与侯搭挡竞选。

在帮侯友宜站台造势时,韩国瑜自嘲,为何支持他的人,男的基本都前列腺肿大,女的都过了更年期?此一形容亦可概括国民党的死忠支持者。这群选民算算已不到20%,国民党想拓展年轻选民版图,所以推出侯友宜,却遇到拦路虎柯文哲,又对同样具备年轻选民吸引力的郭台铭始乱终弃。

党主席疑是“美国网民”,党副主席称“不亲中”又公开拒统,党的智库执行长否认“台独”课纲的存在,党的“总统”参选人连三民主义基本题都答错,这个党“无魂有体”,唯一的底气是党祖宗留下来的地方组织,但已有许多蓝营地方势力正半公开促成“郭柯合”。所以才说这次选举是国民党再次崩解的过程,“好的国民党”已近在眼前。

“柯黑”也被迫站队柯文哲

本月底,与柯文哲有“选举过节”的国民党资深员蔡正元公开为柯文哲站台助选,他在台上自称“很讨厌柯文哲”,但认为柯能有效降低两岸间的敌意,并阻绝民进党长期执政,因此挺柯。

两岸三地,没有人酸柯比我更酸的,但凭良心讲,这次选举因为国民党的表现太恶心,且又是亲美派掌权,因此连我也得帮柯讲两句。

在野阵营不团结的因素不能怪柯,他选“总统”本来就是选假的,此举只是想扩增柯党在“立院”的席次,初始战略是扩大浅绿选民的支持。但侯友宜支持度一夕雪崩,部分蓝营选民改支持柯,让他心痒难搔,回头争取浅蓝选民认同,才有了今天的选举格局与“蓝白合”议题。

换言之,并不是柯文哲有多厉害,而是国民党自己作死。早在今年1月,侯友宜还是蓝营众望所归的救世主时,我就已在台媒公开质疑“侯友宜交白卷就能选?”(注2),示警侯友宜完全没说明自己的路线,却能挤进参选名单的荒谬,一语成谶。也不是我有多厉害,而是这个空心菜的事实太明显,却无人点破而已。

不过,在5月份侯友宜支持度大幅下滑后,我也说过蓝白必合,因为柯文哲靠自己绝对选不上。长久以来蓝绿两党轮流执政的政治格局,不是靠一张嘴就能打破的,因此合作是必然,只是何种合作形式,不好推估。

原则上,只要朱立伦还想在政坛上有未来,就不可能为了侯友宜个人的仕途,而让国民党在“总统”与“立委”双双败阵,因此会站队柯文哲的抱团策略,在“立委”选战层面合作,确保选举结果再差也能保“立院”阵地。在此局面下,侯友宜还能为自己争取到什么位置,情况不容乐观,这就是为何他屡称自己才是合作主角的原因。

蔡正元是个聪明的国民党人,知道关键在于如何给侯友宜台阶下,才能在残酷的现实里为党争取最大利益。也就是说,一切问题的根源,其实只在侯友宜的“扶不起”,以及这个提线木偶背后的提线人(们),而这是柯文哲一生只能遇到一次的机遇——搭“侯友宜们”的便车,打瘸国民党,为自己争取统一前后的政治空间。

“柯黑”挺柯,为国民党再次崩解下了脚注,蔡正元是害党还是爱党,至少当前的蓝营“立委”参选人会勾选后者,因为他们都希望柯文哲为自己助选。

柯文哲端出来的旗号是“打破蓝绿格局”,其基础来自于民进党乱政,也来自于国民党的“占着茅坑不拉屎”,毫无监督力,空有绝对多数的地方公职实力,却对蔡朝诸多强横独裁作风一筹莫展。

不过,在此时此刻,柯文哲并无实力靠一己之力打破两党格局,他能做的只有尽可能扩大统一战线,而郭台铭是关键中的关键。

爹不疼娘不爱,却无人能边缘化郭台铭

被蓝营集中攻击并边缘化,AIT主席来台也不见他,富士康又被大陆查税,郭台铭确实是爹不疼、娘不爱。但根据上述民调数据,郭台铭支持度不减反增,答案已非常明确,郭无法被边缘化,且有翻转选情的底气。

我压根不相信富士康被查税是大陆当局意图逼退郭台铭的政治决定,因为此举是为赖清德助选,除非大陆其实希望赖当选。大陆官方与学者智库对台湾政情知根知底,实无可能如此粗暴介选。不过,台湾各界已这么解读,尤其是若干“华独”名嘴,更是捡到枪乱射。

国民党与侯营刻意边缘化郭台铭,在策略上是正确的,但在手段上是愚蠢的,因为若没有郭当靠山,柯文哲也玩不转这一局,“郭柯合”决定了侯友宜的生死。问题是,开启“斗臭模式”只会促使郭玩到底,而不是黯然退出,尤其,蓝营部分地方势力与众多“立委”参选人都希望郭也能合作参战,郭台铭没有摸鼻子走人的道理。

好的手段是让郭愿意协助蓝营,但德不配位的侯友宜卡在关键位置,又找了个“东厂公公”护身,以致此路不通。朱立伦一步错,步步错,当然是祸首。

郭台铭与柯文哲都是现实主义者,支持者高度重叠,合作是必然的,只是郭始终坚持为正,因此外界唱衰郭柯合作。不过,在选情一日数变的10月份,郭台铭相当低调,根据各种知情人士的说法,柯郭已达成合作默契,郭台铭甚至不坚持要当正的,连副手都有可能拱手让人。个人认为,这样的发展,符合现实主义者的作风。

郭台铭突破联署,已经出乎很多人意料

郭台铭虽财大气粗,但无意作为政党轮替的破坏者,除非柯文哲与国民党的合作完全破局、柯党又犯了致命的错误,否则郭独立参选之可能性很低。

对郭而言,最好的情况是郭为正,柯为副,其次是柯为正,但郭在政党轮替后执掌大小两岸与经济政策大权,其三是做柯的副手,最坏的状况是谁也选不上,只好独立参选,走完这一局。

换言之,只要确保在选后能掌握关键权力,估计郭台铭并不介意“柯侯配”,问题在于侯友宜既想出现在“总统选票”上,又想在选后获得实质权力。所以才说,郭柯合作的关键问题,是给侯友宜什么台阶下。

在台湾现行体制上,“总统”之权是“外事”与“军事”,分享权力依法无据,郭台铭若弃选换取合作,无正式职位而想要一纸保证是很困难的。此外,内政长官是“行政院长”,制衡机关是“立法院”,有个确定的名份才保险,而郭可能会选择“行政院长”,但这个位置国民党是志在必得。

那么,获得可观联署数量的郭台铭,就很有可能与柯文哲达成默契,逼朱立伦弃侯,让朱换得蓝营“立委”席次过半后“立法院长”的位置。或是三方都可接受的其他权力结构,这就是在野整合最核心复杂之处。

如果三方没有达成一个令各方满意的权力结构,那么郭柯合作边缘化侯友宜,借此争取选票最大化就是唯一途径,因为“柯郭合”能获得比“柯侯合”更多选票。

而多数蓝营“立委”参选人会在登记之后,顺大势倒向达成合作的那一方,不会孤守侯友宜,而届时,朱立伦将满盘皆输。除非,党主席将自己排入“不分区立委”安全名单,硬挤上“立法院长”宝座,用最难看的姿势自保。

结语

无论如何,这一局,柯文哲与郭台铭的合作或已谈妥,国民党只能收拾残局。11月还有许多变量,各方都在等待可能的变化球,而胜机永远都在几个大咖的一念之间。任何可能性都有,但国民党受伤最重,已成定局。

最后,作为柯黑,我还是得补两句,柯文哲绝对不是好的政治领导人,他是低级民主政治的产物,也是两个烂党比烂而摧生出来的怪胎,完全无法期待他促统,最多只能希望他滑溜的投机性格,能部分卸除美国支配台湾的幅度。

上一次,民进党协助柯文哲极大化了自身优势,这一次,国民党成了柯的最佳跳板,只靠一张嘴占尽便宜,证明了台湾政治的低俗,也凸显了年轻世代对现状的无奈,与对未来的绝望。

一个新政局是否能诞生,11月见真章。

注1:本文采信“汇流民调”。

注2: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30109004144-262110?chdtv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